医药电商的机会在B2B和供应链管理

医药电商的机会在B2B和供应链管理
2018-09-22 15:17 新浪健康
产业升级和全球化会是中国今后10年的重要主题,中国未来会出现一批百亿级的并购基金,因为我们相信中国会出现一大批百亿美元级的企业。

原文刊载于搜狐健康,经中欧卫生管理与政策中心(卫生政策上海圆桌会议主办方)授权发布

是北大纵横管理咨询公司的王宏志,目前我们所做的事情主要是政策咨询,给政府提供关于医改的政策咨询。在这之前我也曾经在外企卖过药,在海虹电子商务搞过招标,在国控做过供应链管理。这三年我们做的政策咨询的项目有十几个,比较有代表性的有三个,第一是北京供应链改革试点的第三方评估,北京拿出五家医院做供应链改革试点,总理先后十余次批示,这个试点的第三方评估是我们做的。还有一个是我们刚才结题的广东省完善分级诊疗的方案。第三,上市的第一个医院股,凤凰医疗。包括政府对凤凰医疗的绩效管理方案,管理费付费方案和财政拨款方案。基于上述的背景,当我们看待这个事情的时候,可能跟在座诸位有点不一样,我们会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。

谈医药电商时不谈价值谈政策,和人民日报有什么区别?

我今天的题目是“医药电商的机会在B2B和供应链管理”,含义是我认为不在电商,不在B2C。刘总讲了五个政策有限制,即使这五个限制都突破了,也暂时做不起来,这是我的理解。今天央视主持人王自安发了一个微博,当股市是4千点的时候,人民日报登一篇文章是起点,你们平常谁都不相信的,这时候你们信了,结果现在股市掉下来的时候,这时候你们又信了。你们不研究报表,不研究风险控制,你们不亏谁亏?他说这个话我为什么在这个场合讲,我有同感。我们谈医药电商,不谈对这个社会带来什么价值,你谈政策,你跟人民日报有什么区别?谈美国,你的逻辑在哪?这是我的意见。

我今天讲的内容主要有几个,第一是现有B2C电商的模式;其次是处方社会化与医药分开;还有B2B和医药管理的现状和机会。

现有B2C电商的模式

B2C的主要模式,第一是网上药店型的,一对一的。第二是网上商城型的,它把众多药店集中到一起了,到我这里可以看到更多的店。还能提供位置服务,处方打印,比价、第三方支付,这个就不单纯是提供信息服务,有比价功能,有第三方支付功能,这是阿里的平台。第三是综合服务商模式,既提供网上药店,又开网络医院,尽管网络医院刚刚起步,但是至少这个模式打出来了,我就要这么做,目前百洋、九州通、平安似乎都是这样的。不同的模式对于提供的服务是越来越多的,从我目前的评价的情况来看,我认为这种模式是相对有更多的合理性的:提供一个第三方的服务,而不仅仅是你来我这里卖药,我只卖我提供给你的东西。最后一种,我们后面会去评价它。关于阿里健康我就不多介绍了,比价功能等等我不多介绍了,我不认为现在亏的状态就算失败了,目前这种模式中,我认为这是相对靠谱的模式。

处方的社会化和医药分开

我们不用查别人,我们去互联网上看牛正乾的言论,他开始的时候怎么讲,你医院不应该卖药,美国就是只开处方只卖药的,你看看牛正乾有没有说这个话。我们不能这样的,我们今天说医药不能分开的,既可以卖药又可以开,这就是认为政府的公立医院是不可信的,资本家的医院是可信的,我认为就是这样的逻辑。关于医药分开有不同的理解,一种医药分开是医药分业,医师和药师要分开,药师可以否决医生的处方。第二种分开是利益上的分开,不因为利益而过度用药,第三种是主体的放开,医药服务的主体和医疗服务的主体应该分开。专业放开、利益分开和机构分开。政府的医药分开到底是怎么样做呢?这是克林霉素磷酸的流程,

如果让医院不因为利益而过度用药,会有哪些可能呢?第一,医保定额付费,比如说实行按人头付费,药品就变成成本了,医院就没有动力过度用药,这是一种可能。第二种可能:定额药品收益,第三是取消药品收益,第四是收支向条线。另外,切断对医生的激励,一是定价接近成本,二是实际采购价探底,这些手段都能够切断医院和医生之间的利益关系,不因为这个利益而过度用药,所以这些是常用的一些手法。

我们看处方的社会化为什么这么长时间做不出来,谁能告诉我你看过哪个省的医改方案推这件事?200920102011年三年门诊处方药的占比,门诊药房药费是略微下降的,但总的来看各占50%,门诊和住院各占50%。我们去谈处方的社会化,不管是电商的方式还是把门诊药房剥离的方式,会面临什么问题呢?第一,住院药房不能被剥离,还有一部分医保患者对价格是不敏感的,我们电商的拿手戏,第一价格要便宜,但是有一部分人是对价格不敏感的,还有一部分人是不认为去网上药店买药更便利,还有一部分人认为去社会上药房买药安全性可能会保障,这是基于调查的。还有一部分对价格敏感的患者,还有热衷于互联网购药的患者,还有行动不便的患者还有隐私顾虑的患者。这样去看,究竟各占多大的比例,医院的药品比例多大能力出来呢?我是这样看的,50%的药品出不来,30%是那几个担忧的,出来的充其量是20%,阿里的人跟我讲他们估计20%都不到,现在就面临一个问题,作为商家来讲,20%也不少,总的药品1万亿左右,20%出来就2千亿,对商家来讲绝对是2千亿,但是如果你是一个地方首脑,你是一个地方的医改办主任,你要制定这个医改方案,你会动这20%吗?动了这个能怎么样?不动这个又怎么样?动这个只能制造麻烦,同样的问题,20%对这2千亿,对商家来讲就是商机,对官员来讲是可有可无的,所以这是为什么这个方案喊了这么长时间,没有见到一个省级的医改方案去推这件事,你要是领导,你也不会干,这是一个原因。

我们再去看广东省的,这样的文献很多,我们药品的安全性不在于这个药质量没问题,这是三甲医院开出来的处方,抗生素滥用,不合理,还有禁忌的药,这时候要有药师的作用,我们再看药师的情况,这是2003年给一个地方政府做的方案,我们查到全国的职业药师28万人,这28万人是全社会的职业药师,经过药监局认定的,主要应该集中在药厂、批发企业和零售,医院的药师不归他们管的,也就是说全社会的药师28万人,当时的药店数是42万家,什么意思?我们平均一家药店只有0.7个药师,你会告诉我说这个东西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,至少现状是我们这个社会平均每家药店只有0.7个药师。至少我们到药店去买药的时候,医院的属于不是这样的,有人去审这个处方,至少有些药给孕妇是不能用的,至少有些药给儿童是不能用的,至少两个药配起来是不能用的,这个谁来把关,我们后面会讲。所以目前来讲处方药社会化是存在一定隐患的,当然不是这个事情不能做,但是这个事情必须考虑。

网上药店和处方社会化暂时起不来

我们现在主流的改革是什么,药价要下来,服务要上去,医保要保住。现在公立医院的逻辑是使药占比降下来,逻辑是要把药品价格降下来,用量价下来,医疗价格上去。就是总量上去了以后,降药价,涨上去以后收入提高了。你收入提高20%,利润率不仅仅是20%,这是上海做的一个研究,我们药品的CMR只有9.7%,如果像北京这样的,15%的加成变成了服务费,边际贡献率是不一样。所以整体的改革逻辑是这样的,问题就出来了,第一,我们实际上人为把药价往下降,医疗价格往上涨,现在国家也支持你把这个做完了,你突然告诉他我连药也不想卖了,你觉得这个有道理吗?你把药价降下来了,把服务价格提上去了,你告诉他药我不卖了,这是有问题的。第二,现在发达的省市,北京、上海都已经实行了,包括天津已经实行了医保结合方式改革,总额预付,就是这笔钱医疗费药费打个包给你,广东是按人头给你,你现在告诉我这个患者到外面去买药了,这个预付制,钱已经先给医院了,北京市是每个月月初就把钱给医院了,这个钱怎么摘出来?你到药店买了几盒药的钱怎么摘出来?本身推这个总额预付,现在都还没搞明白,你再增加一个环节,我出去外面买药,你要给我划出来。总额预付还有一个道理,定额支付之后打包付费,让医院有节约成本的动力,你现在非要把药撇出去,让药品不受这个规则约束,你用什么办法控制?美国有PBM,中国有吗?基于这样的原因,我真的不认为即使您刚才说的五条都放开了,网上药店和处方社会化暂时起不来。

B2B和医药管理的现状和机会

但是我同样也不认为医药行业不需要颠覆,医药行业没有机会,因为我的题目只讲了一半。这里有机会,社区,还有PBM,我们没有人讲PBM,其实药品是有特殊性的,PBM在中国也有机会。

最后一个机会,为什么电商做不成?现在医药行业在国民经济中是一个小行业,政府办的政务平台就有三个,一个是省级药品采购平台,另一个是基本药物平台,还有一个是药监局的电子监管,如果政府同时办了三个政务平台,这个商业平台还做得起来吗?所以B2B最大的问题是政府干得太多,干了三个平台,如果去淘宝买东西,去京东买东西,你至少上两个政务平台,这个事还能干得起来吗?我把最核心的,电子监管是没有用的,我们专门是有这个研究的。

用供应链管理重塑医药行业渠道

最核心的观点,供应链管理,这也是非常有意思的,现在政府不仅不讲道理,企业也一样的,因为供应链是很有意思的一个东西,科学上有合理性,这是上海东方医院国药和上药,两家商流上是有竞争的,但是平台是国药建,意味着两家商流有竞争,国药能看见上药的牌,上药看不见国药的牌,我们太多的公司,每个主流的商业公司都在干这样的活,要独吞,北京有这样的医院,这个模式是不行的,技术上有进步,都是吃独食的,都是垄断的,政府本来就同时多建了,我们企业也在干这样的活。

我们否认颠覆,就是否认我们的落后,我们到底落后不落后?这是淘宝光棍节卖了571亿,全天是2.78亿订单,平均每单205元,2.78亿的订单是意味着一天要处理5.6左右客户的交易,如果要按淘宝的交易额来算,整个行业要让淘宝干,我们全年的交易额让淘宝17天就干完了,我们那么多人在那忙活,那么多人在讲很高深的道理,在讲美国,但是这个事交给淘宝就是17天。还有一个问题这也是我特别不能理解的,福建搞两票制,很多人都反对,违背了商业规律,但是淘宝是几票制?淘宝是一票制,全国的药厂6千家,公立医院13000家,我们两票制、三票制,政府两票制你们都反对,天猫是一票制,你能说不落后吗,你能说不需要颠覆吗?这就是我们的流通结构,我们多级分销,我们还有代理商,我们信息系统有N个,我们政府想建好几个,各个商业公司也想吃独食,自己要建好几个,你看淘宝的结构是这样的,他们最大的区别是,如果从渠道的角度来讲,这是一票制三流分离,或者叫一级渠道,物流、信息流、资金流三流要分离,而我们医药行业这三流是合在一起的,肯定面临着要买进卖出,那就分销体系,这是三流分离体系,淘宝能够做到让5亿多达到一票制,我们医药行业只能达到N票制,我们医药行业一定能够实现一票制的。这里关键是阻力,这样做最大的损害方式是大商业,这是中国改革的趋势,我们不能看美国,美国还没搞懂呢,我们最大的逻辑是,问题在哪,你用什么样的办法解决,什么样的办法最合理,而不是看美国。如果做这样的改革,我们医药行业就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了,我们分析过中国的流通行业发生的几次变化,比如百货业最开始是百货大楼,后来被超市颠覆一次,被便利店颠覆一次,被电商颠覆一次,至少它们还活着。我了解的情况有多少大的商场关门了,多少商场的利润率下降了,这些都不是颠覆,大的百货商场没有一个电商做得好的。医药行业渠道需要重塑,需要用真正的电商,而不是我只是把那个搬上来。

另外我们的政策文件非常清楚了,国务院的7号文,鼓励医院与药品生产企业直接结算药品货款,药品生产企业与配送企业结算配送费用,这是写进国务院文件的。如果你没有听我讲之前,我听到不少人讲这简直是开玩笑的,但是听我讲了,觉得这是很正常的,这不难,人家是5亿多,我们就6千家药厂。

供应链管理处方